当前位置:xmkp.cn健康父亲车祸每天医疗费3000元儿子不堪压力喝农药
父亲车祸每天医疗费3000元儿子不堪压力喝农药
2022-09-22

父亲外出遇车祸,送医院后面临高额医药费,儿子担心肇事司机不赔偿而耽误父亲治疗,遂服农药自杀,想以此了结烦恼。昨日早上,喝农药自杀的古玉海被他的朋友送到医院抢救,目前暂未脱离生命危险,与父亲古金万双双躺在横沥医院的病床上。等待他们的,除了与死神的对抗,还有高昂的医疗费。

飞来车祸压垮贫困父子

昨日下午,横沥医院重症病房内,75岁的古金万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双目紧闭,旁边的心电图微弱地跳动着。而与他相依为命的儿子古玉海因为无法承受昂贵的医疗费,选择喝农药自杀。

事实上,每天不少于3000元的医疗费,对仍很贫困的父子俩来说,根本无法承受。“他们父子俩感情很好,老人之前一直在四川老家,孝顺的古玉海两个月前把老人接到横沥照顾。”古玉海的朋友黄小姐说,古玉海是在横沥镇规模最大的鞋企——麦斯厂上班,每个月的工资才一千多元。

据黄小姐介绍,由于家里贫穷,老家没有房子可住,今年31岁的古玉海仍然单身。在他3岁左右时母亲就去世,整个家庭就剩下父子二人相依为命。古玉海到东莞打工,也带着老父亲。儿子在工厂打工,老父就在外面捡别人丢弃的瓶子等废弃物卖钱补贴家用。

10月13日下午,贫困但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。老人从出租房出来,步行至儿子工厂门口时,被一辆面包车撞飞。“当时很多人围观,有同事认出是古玉海的父亲,就把他送到医院。”当天晚上,医院下发了病危通知书,古玉海的父亲被初步诊断为颅内出血,身体多处骨折。

“出事的这几天,古玉海在医院与交警大队之间疲于奔命,他不但要照顾病危的老父,还要去交警大队追讨医疗费用。”黄小姐说。

儿子不堪压力喝农药

车祸发生后,肇事司机也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。黄小姐说,医院当时叫司机给5000元医药费,但对方却只给了3000元,并说汽车买了保险,叫家属不要担心,但是古玉海看到其父亲昏迷不醒,就显得不知所措。

10月15日下午,为了追讨父亲的医疗费用,古玉海前往横沥交警大队求助,在交警大队时,古玉海与肇事司机协商医药费的问题,但协商没有成功。回来之后,他就显得心事重重,什么话也不说。直到昨天早上,朋友接到他的求救电话,才知道他因为父亲的事情选择了喝农药自杀。

昨天上午9时20分许,横沥医院住院部2楼3床,古玉海躺在病床上,戴着呼吸机,双眼紧闭。在旁边看护的是古玉海的另一位朋友张小姐。

张小姐说,古玉海没有其他亲人,只能由几个朋友轮流帮忙照顾。“我们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傻事,这几天都是朋友轮流帮他照顾昏迷的父亲,看到他这样,我们也很难受。”一副担子重重压在古玉海的身上,连商量的人都没有。一直以来,遇到什么大事,他都会跟老父亲商量,可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扛。

“今天早上,他打电话给我们,说自己喝了农药,快不行了。”张小姐说,从他痛苦的叫声中可以感受到,古玉海费了很大劲才讲出自己的住址,赶去救人的教友最后在麦斯厂后门找到古玉海,随后将其送到医院救治。

“他跟我们说,昨天在隔壁镇买了两瓶农药,当晚8点左右,他在横沥神山的溜冰场附近,喝下买来的农药,然后朝自己住的地方走,可走到麦斯厂后门附近,就瘫倒在地上。后来,感觉很痛苦,有了活下去的想法,这时才打电话给朋友求救。”张小姐说。

贫困父子亟需社会援手

古玉海父亲出事之后,朋友们不断鼓励他要坚强,帮他照顾昏迷的父亲。医生称,他因喉咙被农药灼伤,经过抢救暂时仍无法说话。

昨天中午,古玉海病情加重,也被转入重症监护室,与父亲再次“相依为命”。昨日下午,横沥镇社会事务的相关负责人称,他们了解此事后,已决定协调相关部门跟进此事,尽力去帮助这对可怜的父子。(方镇彬刘毅)

(责任编辑:zxwq)